4G终端CSFB回落到2G后呼叫时延过长问题分析

发布时间:  2014-04-23 浏览次数:  1277 下载次数:  0
问题描述
XX省A地的华为LTE网络,客户反映CSFB到2G后起呼时延较长,A地的SCFB时延大多在10s左右,通过于同省内B地市和C地市对比,B地市(华为LTE网络)与C地市(诺西LTE网络)的均在6-8s左右,客户提出要求分析解决。
A地与B地4G均为华为设备(A地市2G为华为,B地市的2G为卡特),在两地市进行对比测试,结果如下。

A地市测试情况
4G:华为 
2G:华为
2G核心网:华为
MME:爱立信

主叫发起CSFB业务从收到ESR到Altering大多在10s左右。
主叫截图:

被叫截图:


B地市测试情况
4G:华为
2G:卡特
2G核心网:卡特
4G MME:爱立信

主叫发起CSFB业务从收到ESR到Altering大多在6s左右。
主叫截图:


被叫截图:

通过消息来看,A地与B地4G侧从收到ESR到RRC Release消息,大部分在300ms之内,属于合理范围,相比较B地,A地多出来的呼叫时延主要是在2G侧,同时也发现A地CSFB到2G后鉴权时间较长,需要分析时延差异的原因和鉴权时间长的原因。
告警信息
处理过程
在和客户沟通了开启提前回铃音的弊端后客户要求A地市核心网开启提前回铃音进行验证,A地市开启了提前回铃音后,经测试比之前振铃提前3-4s,和B地市的CSFB呼叫时延基本一致,但测试发现部分用户的彩铃存在异常,故最终关闭,客户认可A地市和B地市的呼叫时延差异分析及最终验证的结果。
根因
通过A地和B地两个地市的主被叫信令时间点进行如下分析:

分析以上信令流程时间点,A地的信令流程属于正常的呼叫信令流程,主叫在call proce后被叫响应寻呼,被叫响应后主叫再发起Alerting,起呼时延在8.77s属于正常范围内。而B地之所以呼叫延较短从信令时间点看可能是由于B地核心网(卡特)开启了提前回铃音的功能,即主叫在call proce后被叫还未响应主叫就先Alerting,正常的呼叫流程是被叫响应后主被叫再发起Alerting,提前回铃音的功能不建议开启,开启后当被叫由于拥塞或者脱网等原因无法响应寻呼时主叫提前响铃会导致主叫误以为已经接通,但被叫其实就根本没有响应也没有回铃音产生,导致用户感知下降引发用户投诉。后来又选取了多次B地市的呼叫信令进行分析,发现都是在主叫call proce后被叫还未响应,主叫就先Alerting了,并和B地市的卡特核心网进行了核实确认B地市开启了提前回铃音功能,A地市没有开启此功能。同时查询CSFB测试指导书理论的CSFB后呼叫时延在8.9s左右,由于A地市核心网未开启提前回铃音功能,所以A地市的CSFB呼叫时延属于正常范围。

再分析A地市鉴权时延长的问题,从信令里可以看出A地市鉴权请求比B地市多一个AUTN信源。鉴权请求多了一个AUTN信元,鉴权响应对了一个AUTN-RES-EXT信元。怀疑多引入一个信元,导致终端侧鉴权时延增长。鉴权请求中是否带有AUTN信元,由核心网参数设定,核心网软参控制在手机的classMark1 或 classMark2 为: CLASSMARK_REV_GSM_PHASE_1 = 0 或 CLASSMARK_REV_GSM_PHASE_2 = 1, 并且通过BSC接入, 时才有效其他情况下不起作用。如果不携带该信元,按照常理来说鉴权时间应该会变短。
建议与总结
针对呼叫时延问题需要对呼叫的每一步进行进行逐个信令点的时延分析,最终得出差异和问题的所在,在分析此类问题的时候主要针对呼叫流程的差异及每一步信令流程中携带的信息差异进行分析便能很快定位问题的根因所在。

END